• 注册
    • 今日签到
    • 连续签到
  • 吴天
    吴天
    今天00:01
  • 小wei
    小wei
    今天00:02
  • 盼兮。红颜容
  • 无奈
  • Dragonsea
  • 一鑫一毅因蔚爱
  • 小wei
  • 吴天
  • speedingandf
  • rnxx
  • 爱冠科技
  • 刘晓辉_41
    • 查看作者
    • “咕噜猫”|确权,确权,一沾就完

      本期我们迎来“咕噜猫”|确权,确权,一沾就完。

      “咕噜猫”|确权,确权,一沾就完

      【猫眼看测绘】-03(1)

      咕噜猫”|确权,确权,一沾就完

      (第一波—小故事5则)

      咕噜猫


      “你们那个确权项目咋样了?”

      “俺那娘哎,别提了……”

      “晃壳儿,确权啷个样?”

      “搞个铲铲!哪个再做,生娃儿没屁眼!”

      “恁那个确权的项目咋样了?”
      “咦,去球,不中,不中……”

      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测绘人碰面后似乎就没有别的话头。“确权”咋个让测绘人时而抓耳挠腮,踱来踱去如热锅上的蚂蚁,时而欣喜若狂,喃喃自语若痴癫?待我细细道来:

      1.猜密码

      朋友小L的公司承接了某县的宅基地确权项目。该县的乡镇驻地在二调时已进行了地籍图测量,应用某公司的GIS软件入了库。技术设计书上描述的是充分利用已有成果,遗憾的是,为国土部门进行电脑维护服务的某科技公司工作人员在进行电脑维护时,把那台存有最新数据库的电脑给格式化了。

      一提起这事,主管地籍的科长就来气:“那家伙要是再来,逮住了就揍死他!”多次尝试恢复未有结果,幸好在地籍科的一个硬盘中发现存有备份,但不是最终成果,条件如此,只能将就了。

      从硬盘中找出了当年的入库软件,安装上之后却打不开数据库,数据库加密了。咋办?当年提供软件的公司仍存在,但已经物非人非,早已不再维护该软件。又询问了几个当年参与入库的人员,均表示因时间久远,无从回忆……几个乡镇驻地面积不小,如果能利用岂不省大发了。

      巨大的诱惑下,从网上找软件,尝试破解未果,一同事提醒,数据库很多人用,公共的密码应该不复杂……对呀,从最简单的起,“1111”,“1234”, 直到“6666”!“哇!进去了!”。

      导出图,去现场采点进行核对,失望也随之而来,一是变化巨大,二是很多地方坐标差异较大。最终评估的结果是作为测量草图使用。


      2.××印务公司

      朋友小W参与了某县的宅基地确权项目,他讲述了他们那块儿发生的故事:

      某年某月,该县宅基地确权工作的入户调查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调查人员都忙着进村入户填写地籍调查表……

      一个下雨天,某个标段绰号“规范”的范姓工程师躺在床上翻看调查表,范工程师人到中年,治学严谨,三句话不离“规范”,绰号由此得来。范工翻看了几页,又从档案袋抽出几份,脸色愈发凝重,口中叨念“不对,不对,麻烦了,麻烦了……”咋麻烦了?范工发现调查表封面印有一行字--“该表由××印务公司印制”。

      晚上例会时,项目部进行了热烈讨论,有人认为不妥,有人认为是“小题大做”。项目经理也没了主意,慎重起见,他们把这件事上报给了监理,监理上报给了当地国土部门,国土部门也把握不准,不仅咨询上级市级国土部门,还咨询了律师,最后的结论是此表涉及广告,全部作废!需要印制新表,重新填写。据了解,该批表格为该县单独招标印制,费用超过二十万。


      3.十岁的户主

      这个故事还是发生在朋友小W参与确权的那个县。该县以镇为单元划分了若干标段。

      M测绘公司承接了T镇的确权工作。话说T镇的GJ庄有个村长很会来事,测绘公司的几个小伙测绘及调查期间,村长多次安排吃饭,时不时地还塞几包烟。对于需要村里配合的工作,村长从来不说二话。小伙子们都说这村觉悟高,村长好。调查末期,村长喊小伙子们吃了一顿饭……

      公示阶段出问题了,出大问题了,啥问题呢?公示表在该村张贴了几天,被村民们看出问题了,村长,村长儿子不仅有各自的宅基地,就连村长十岁的孙子也有一份宅基地。举报电话很快打到了县里。据说县长因此事大发雷霆……


      4.要钱好说?

      M测绘公司是某省民营测绘单位的明星,曾经红火得不行,听人说现在已到了抵押房产贷款发工资的地步,不过名声在外,依然是“明星”。一位与之关系密切的朋友H总讲述了这样一则故事:

      M公司承接了某县的确权,历时多年,据说是完成了项目的绝大部分工作,前前后后投入了近百万,但仅收到十多万的项目启动款。临近年尾,公司派出一副总携项目经理前去催款,一番诉苦后,该县的确权负责人答复:“要钱好说,但你们干的活质量不行呀,这样吧,我们组织一次验收,要是验收通过了呢就给你们,要是通不过,你们的工作不仅要重做,可能还要追你们的责,你们看咋样?”

      前去催款的副总站起来一句话也没说,扭头便走……据说再也没有去催过款!我问H总,这是为啥呀?政府部门不能欠款呀,要不来,M公司为啥不起诉他们呀?H总微微一笑后说道,你天真了。一是M公司做这个项目,项目经理走马灯似的换,人员以实习学生为主,不到两个月就换一批,哪里能保证质量?二是原来主管这个项目的,与M公司联系密切的领导调走了……


      5.狗×的老M

      老M是某省农经权确权办专家组成员,印象中,老M戴幅眼镜,背着手,经常挂在嘴边的是“你们那个表表填了没有?”

      在部里分批推进农经权确权时,本来那个批次没有该省,该省却主动要求实施,嗯,挺积极的。本次确权由该省农业厅下属的经管站具体组织实施,其迅速组织了一批该省测绘专家,中就有老M。

      该省确权办不仅组织培训还组织考试—嗯,还真有不及格的学员。老M那帮专家们也很“辛苦”,三天两头组织开会,制定方案,在实施行业标准的基础上又加上了许多“地方特色”,增加了表格和要求,不过这还不算完,那批专家还分片指导,各专家还针对指导的地方提出了新的要求,这也是后来参与该省项目众多测绘单位“吐槽”的焦点,一句顺口溜“全国确权,×省最难;×省确权,××最难”。

      老M指导的该省北部区域若干县区,不仅对权属来源的证明要求高,对于一些普通的表格附属材料—大家公认的不重要的材料—也有很高的要求,注意是“很高”不是“较高”。譬如地块草图,部里,其他省份的都对此要求不高,可老M对草图的式样,签署等都做出了要求,通常其他省份的软件自动生成,但在此,软件商改了N次都满足不了,作业单位只能一块地一块地的进行修改,可以想象增加的工作量……

      一次省里组织开会,由老M指导的某县的进度不理想,受到了批评,该县主管的经管站站长直接开骂“为啥进度不行,都是那个狗×的老M指导得好!”现场笑成一片,当然,老M不在场。

      未完待续
      请留意NEXT【猫眼看测绘】-03(2)

      浙江·杭州
    • 0
    • 0
    • 0
    • 35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