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今日签到
    • 连续签到
  • Dragonsea
    Dragonsea
    今天06:07
  • 吴天
    吴天
    今天07:27
  • 生命不息考证不止
  • benqteamilk
    benqteamilk
    今天09:49
  • 往事不堪回首
    往事不堪回首
    今天10:27
  • 大黄豆
    大黄豆
    今天11:30
  • rnxx
    rnxx
    今天11:39
  • 闲云
    闲云
    今天13:01
  • 盼兮。红颜容
  • 无奈
  • Dragonsea
  • 一鑫一毅因蔚爱
  • 小wei
  • 吴天
  • speedingandf
  • rnxx
  • 爱冠科技
  • 刘晓辉_41
    • 查看作者
    • “咕噜猫”|确权,确权,一沾就完 (第二波—小故事5则)

      摘要:这是我们麦街公众号全新开辟的一档聊聊“测绘圈里那点事儿”的一个专栏,欢迎各位大神踊跃投稿,投稿邮箱510676244@qq.com。

      本期我们迎来“咕噜猫”|确权,确权,一沾就完(2)。

      “咕噜猫”|确权,确权,一沾就完  (第二波—小故事5则)

      【猫眼看测绘】-03(2)

      咕噜猫”|确权,确权,一沾就完

      (第二波—小故事5则)

      声明:以下故事来自道听途说,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咕噜猫

      1.比珠宝还有诱惑?

      偶然在大街上碰到小C,小C与我相识多年,但很少联系。我问他,你们公司最近忙什么大项目?他说,别提了,刚散了。我很吃惊,不是挺红火的么?他拽起我的袖口,走,边喝边聊!在路边的烧烤摊,他打开了话匣子:

      当农经权项目正遍地开花时。一投资人不知被哪路高人指点入了测绘圈——这说法也许并不合适,这投资人也许到现在也不晓得啥是测绘圈——开始主做农经权确权项目。听说这位投资人之前是做珠宝生意的——嗯,听起来就觉得是有钱人。这位投资人讲求快,准,狠——热门商圈租下写字楼,聘请专业经理,员工待遇更不在话下。不到一年的时间办下乙级资质……凭借多方人脉,一时间“风起云涌”,鼎盛时期达到近百十号人马……但,好景不长,农经权类的项目咋样,各位看官,不用细说了吧,投得多,回的少,人员走马灯似的换……终于,运行了不到5年,走到了遣散“各路人马”这一步,只留下会计和出纳到处催款……

      2.你们可真胆大

      朋友小Z的公司承接了S省G县的宅基地确权项目。小Z说,这项目从一开始就不顺。听说这项目发布招标公告后,当地的单位感觉价格不合适——价格低,仅个别公司有“意向”,结果流标2次,招标代理都头疼了。此时小Z所在的公司出现了,经过抱团“合作”,第3次开标成功。

      中标后,小Z作为项目负责人被派驻到现场。小Z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结果却发现难度极大,其他省份可以机制的表格,在这里被要求只能手填。由于小Z的公司承接确权项目四面开花,人员走马灯似的调换,熟手难觅,搞得小Z没脾气。结果几年下来,还没到验收,投入资金已大大超出合同。年底去甲方处催阶段款,“唉,你们也要体谅我们的难处,我们都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缓缓一定会给你们的,我们ZF是讲信用的……”

      一次小Z正在项目驻地喝闷酒,邻标段M公司的宋工程师上门谈事,M公司是当地的测绘公司,有较强的实力。谈起这个项目,宋工说,你们可真胆大!大老远跑我们这个地方来接项目,你们难道就没有先打探一下?他们到现在还欠我们二调的钱,我们接是没办法……

      3.至少也得个“副局”陪

      一次到H市,难却朋友张君和彭君的盛情,晚上聚到一家农家乐。张君经营着一家测绘公司,彭君在某事业单位上班,他们俩平时也不怎么联系。

      酒过三巡,张君说想接F市的集体土地所有权项目,F市为县级市,由H市代管。刚说罢,彭君便说,拉倒吧,这项目肯定是老Q的,你就别费心思了……我大吃一惊,我问,你咋这么肯定?彭君笑着说,F市欠他们八百万呢,这项目不给他们,给谁?

      对于老Q,之前我早有耳闻,他在H市经营着某“著名”测绘公司的分公司。彭君说,老Q在H市经营多年,从二调起就与F市的相关部门打交道,有笑谈,F市的GT部门可能不知道局长是谁,但知道老Q,足可见老Q的人脉之深,因此老Q公司在F市的项目一直不断,但“由于财政困难”——这说法很耳熟——项目欠款逐年增多,直到八百万之巨。据说老Q一去F市,不管是谈新项目还是要账,GT部门至少要出个“副局”作陪。老Q一开口谈要账,“您看看,您看看,您这次来得真巧,××项目要下来了,拨付资金肯定不会少,这不正想请您给参谋一下……”要账也就不了了之。

      后来,听说老Q退了,摇身一变又成了另一家“著名”测绘公司的在该市的分公司经理。再遇彭君,我问,那八百万要回来没?彭君哈哈一笑,你这是恶意提问,他前“东家”是国有单位,要回与否,都退休了,能有他啥事?

      4.归隐的大侠

      说起R工,老Z一脸的惋惜-“咦,那小伙子可惜了,可惜了……”。R工原是M公司的骨干,据说是1990年代的测绘工程专业硕士研究生,诸位看官,那个时代研究生含金量不低吧?

      M公司是某地戴国企“帽子”的老牌测绘公司,1990年代就被认定为了甲级,至今已有二十多年的甲级历史,按理说,应该发展得“膘肥马壮”,但是实际却与想象差距甚远,人才却流失严重,其中就包括R工。听说R工是因闹心事一气之下而离开的。

      R工离开公司后,正赶上农经权“遍地开花”,通过合作某“测绘公司”——此处表述委婉——拿到了南方某省多个县的确权标,总额逾千万,有的标段每亩超过五十元,北方省份的旱地平均每亩才十几块。中标后高兴了一阵子,准备招兵买马大干一场。

      但他却错估了形势:一是人员难觅,尤其是熟练的技术人员,因为全国大部分省份都在做这个项目,测绘本身就是小众行业,遇到大项目,测绘人员变得相对紧缺;二是成立一个摊子后,项目首付款虽有,但不足以撑起运营;三是中标单价看似高,实则非常难干,该省多为水田,且喀斯特地貌居多,水田狭小分散,做起来难度远大于北方的旱地,实际做下来收益可能还不如北方的旱地,还有天气因素,语言沟通因素……由于进展缓慢,渐渐地,甲方失去了耐心,R工初期到处拆东补西,后期干脆就撒手撂挑子,“隐居”了,干啥呢,据说编软件,卖软件了……

      5.击鼓传花

      “喂,你好,你是Y工吧?”

      “额,您是?”

      “哦,我听说您手头资源多,现在有个项目不知您感不感兴趣,就是一个镇的宅基地确权,只测房子,其他啥都不管……”

      “对不起,没兴趣!”果断挂断电话。

      曾经在某个时期,如果说一天接一个类似的电话是夸张,但一周接几个类似电话确属实情。

      S工是某单位的资深工程师,社会人脉较广,该单位人员不多,平时以干些小工程测量项目为主。一日,其在城市勘测院的朋友打电话,说城郊有地籍测量项目,只测图就行,不费事还能赚钱,S工和单位领导一合计,干吧,应该比闲着强,以承包的方式,承接了两个大村。

      用单位的仪器,单位的员工,约定完工后交给单位管理费。一开始,S工和同事们在村里租房子,吃,住在村里,起早贪黑,活干得实在,为了用车方便,甚至还拉来了社会上的朋友帮忙,还让人家兼职做饭。

      干了一个月,根据之前约定的单价一核算,咦,赔了!此时单位有新项目,骨干抽走几个,活干得更慢了。此时,S工很想脱身,但他觉得对朋友不好交代,思虑再三, S工拿起了电话:“喂,你好,你是W工吧?我这里有个项目……”,嘟——嘟——还没说完就让人家给挂了……

      后来,后来铁定是赔了,听说是三个月赔了四万,这个项目完事后,单位恰好接了个国外项目,S工足足在国外干了3个月。海外项目补贴高,回国后一算,正好拿了四万补贴。咦,半年白干!

      未完待续
      请留意NEXT【猫眼看测绘】-03(3)

      浙江·杭州
    • 0
    • 3
    • 0
    • 37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开心Lv.2
      活好干,乾难要,改革任重而道远。
    • 0
      开心Lv.2
      打赏了10麦粒。
    • 0
      无奈Lv.4
      看来以后少干啊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返回顶部